诚然的烟火气是与观众同样调换,还原生活接地气

诚然的烟火气是与观众同样调换,还原生活接地气

中新网11月9日电
说到中国人热衷的宵夜,在很多人心目中,排在榜首的无疑是烤串。把新鲜的食材穿成串,放在烈火上烤,再依次放上盐、辣椒等调料,又或者是刷上一层香喷喷的酱料,不一会,美食便在火焰里诞生。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还记得那部让导演和观众都胖三斤的纪录片吗?《人生一串》自播出以来,两季在哔哩哔哩的播放量超过1.5亿;纪录片推出大量周边,单款销量过万份;在上海,通过品牌授权开设了全国第一家由纪录片命名的烤串实体店,现在已经成为网红店。

图片 1

纪录片《人生一串》就把视角放在了烤串上,不同的地方,蕴含着不同的烤串文化,那些烹饪美食的人,如同他们手中的串一样,也有各自不同的故事。

由哔哩哔哩主办的“新媒体纪录片发展之路探析暨系列纪录片《人生一串》学术研讨会”,近日在北京举行。

作者:周矗,编辑:赵思强

研讨会现场

《人生一串》分集导演、制片人、撰稿张岳明说:“中国的烤串给我一种热烈的感觉,每当你感觉到孤独、需要慰藉的时候,我们会感到需要它。烧烤师傅摸爬滚打的人生经历和智慧,引发我们团队每个人的创作激情。”

导语:因为互联网,纪录片这一传统的影像形式,开始有了更多新“灵魂”。

2018年,纪录片《人生一串》在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一上线就备受好评,豆瓣评分9.0。2019年,原班人马又推出了第二季,依旧大受欢迎,两季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突破1.5亿。

从素材选取来看,烤串虽然粗粝不够精致,却足够有趣、有梗、有生活气息、有故事;在画面叙述上,《人生一串》时而聚焦羊肉串在师傅手上的上下翻飞,时而对准肉串与饕客们的唇齿相交,画面不断调动起观众的味蕾,真实地展现了烧烤的江湖之风。除了食物,烧烤摊上每天都在上演着最接地气的故事,可以说,这里藏着人情百味,让人回味无穷。

《人生一串》第二季的结尾,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纪录片众多的当下,为何《人生一串》可以成功出圈?

“所谓真正的烟火气,是与观众的平等对话。”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原会长刘效礼说,“《人生一串》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接近老百姓的生活原生态。看了《人生一串》,觉得就像一位老板在向我热情推荐东西。另一个平等的体现是解说词,我写了一辈子解说词,《人生一串》的解说词言简意赅,没有空话,套话。”

在各类美食镜头的快速剪切中,“多谢款待”四个字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屏幕,这是B站独有的社区氛围。

“中国的烤串给我一种热烈的感觉,每当你感觉到孤独、需要慰藉的时候,我们会感到需要它。”在《人生一串》分集导演、制片人、撰稿张岳明看来,每一位烧烤师傅摸爬滚打的人生经历和智慧,都能引发制作团队的创作激情。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贵武说:“我以前一直对网生内容有偏见,但《人生一串》让我改观很大。它不再是散乱粗糙的,而是品味人生甚至展示情怀的。更重要的还是它的创作过程是有组织、有目的、有匠心的,就像创作人员所说,花了很多时间寻访了上百人,才凝练出这些故事。”

图片来源:B站截图

从素材选取来看,烧烤虽然粗粝不够精致,却是足够有趣、有梗、有生活气息、有故事;在画面叙述上,《人生一串》时而聚焦羊肉串在师傅手上的上下翻飞,时而对准肉串与饕客们的唇齿相交,画面不断调动起观众的味蕾,真实地展现了烧烤的江湖之风。

年轻人的纪录片收视方式已然改变,网生一代正在成为主流受众,互联网技术深刻影响到纪录片的未来。互联网特色的弹幕就为《人生一串》增色不少。

通过这四个字,所有喜欢《人生一串》的网友,表达着对节目创作者衷心的感谢,以及对所有“弹幕”陪伴的感谢。正是这些弹幕、评论,让他们获得了大于正片本身内容的快乐。

除了食物以外,烧烤摊上每天都在上演着最接地气的故事,可以说,这里也是藏着人情百味,让人回味无穷的地方。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副部长、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主任何苏六认为,B站与《人生一串》的成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相信导演团队也肯定参考了第一季弹幕中的反馈,运用到了第二季的制作中”,弹幕已经成为反哺创作者内容生产的环节,实现了更深层次的结合。

7月,广电总局公布了年度“优秀纪录片播出机构”,除了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等国家级机构外,优酷成为了第一家获此殊荣的互联网平台。

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原会长刘效礼将军认为,“《人生一串》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接近老百姓的生活原生态。我看了《人生一串》觉得就像一位老板在向我热情推荐东西,而且解说词言简意赅,没有空话,套话。”

何苏六说,弹幕提供了“场”的概念,“事实上,弹幕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这里有很多人和你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同样的生活方式。大家在观看《人生一串》中完成了彼此认同的狂欢和治愈,第二天早上抖擞精神,重新开始面对生活”。

2019年,优酷的纪录片播出总量达到了700个小时,其中国产纪录片播放量接近500小时,占比70%以上。

《人生一串》海报

首都纪录片发展协会监事长徐秋丽从事纪录片发行工作超过10年,她曾认为纪录片发行无比困难甚至“看不到前景”,B站的探索让她发现新的可能性。她以《人生一串》的“情义带货”小剧场广告为例,“有一些纪录片,我们必须不考虑它的商业价值;而在另一些类型上,我们能否保证文化传播和商业价值最大程度上的和谐统一?我觉得B站在这个项目上做了不错的榜样”。

随着《奇遇人生》《忘不了餐厅》等网综的热播,“纪实性综艺”开始成为了一种新的节目形式。

《人生一串》的亲切语态,却让年轻人心甘情愿的成为纪录片的“自来水”。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陈大立说,“很多导演过多地注意自己涨知识,给片子涨知识,但忘了他的人味儿。片子也有了,声势也造了,大家也知道这部片子,但在最重要的传播效果、到达率上出现问题。”

《人生一串》总策划朱贤亮介绍,未来B站将深耕人文社会、青春话题、历史文化等原创纪实内容,明年将推出《众神之地》《但是还有书籍》《生活如沸》《大唐帝陵》《大学美食图鉴》等20余部纪录片作品。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弹幕也为《人生一串》增色不少,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副部长、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主任何苏六认为,B站与《人生一串》的成功是密不可分的关系,“我相信导演团队也肯定参考了第一季弹幕中的反馈,运用到了第二季的制作中。”

责任编辑:工蚁

以纪录片的拍摄方法拍摄综艺,既可以满足观众们的越来越高的审美需求,又可以为传统的纪录片增添趣味。

北京元纯传媒纪录片部总经理、首都纪录片发展协会监事长徐秋丽,从事了超过十年的纪录片发行工作,她曾认为纪录片发行无比困难甚至“看不到前景”,但《人生一串》让她发现,文化传播和商业价值可以达到最大程度上的和谐统一。

因为互联网,纪录片这一传统的影像形式,开始有了更多新“灵魂”。

B站纪录片出品部制片人、《人生一串》制片人王志强也提到,B站为《人生一串》提供了全方位的运营体系,并探索了纪录片的多元化营收方式。记者了解到,在上海,B站通过品牌授权开设了全国第一家由纪录片命名的烤串实体店,目前已经成为了网红店。

新媒体纪录片的诞生,改变了纪录片原有的生态属性,人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形式观看纪录片。同时,纪录片也在尝试以更新的方式,与更年轻、更广泛的观众对话。

据B站纪录片高级顾问、《人生一串》总策划朱贤亮介绍,未来B站还将深耕人文社会、青春话题、历史文化等原创纪实内容,明年将推出包括《众神之地》《但是还有书籍》《生活如沸》《大唐帝陵》《大学美食图鉴》等二十余部纪录片作品。

《2019年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蓝皮书》数据显示,从2017年到2018年,新媒体平台在纪录片领域的生产投入,较其他平台有了显著提升,生产体量已经跃居至第二位。

责任编辑:刘迅

在2019中国国际纪录片节上,B站、优酷、腾讯、抖音等互联网平台,与传统媒体有了同样强的存在感。它们的每一场发布会都座无虚席,每一个新项目的发布,都会引起各界同行的关注。

新一代的互联网人,正在改变着中国纪录片行业的新面貌。

一、B站:年轻看我们

每四个中国年轻人,就有一个是B站的用户。

这是B站在一次调查中得出的结论。作为中国年轻世代高度密集的一个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B站每月的活跃用户量已经达到了1.28亿,其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除了看视频,这些年轻人们还会在B站中评论、分享、点赞、投币,发弹幕。2019年,B站用户发送的弹幕总数超过了1.4亿次。

“年轻人占据了互联网产业的半壁江山。我们的用户数据分析得知,他们在互联网的行为具有五个明显的特征:个性自我,娱乐先行,超前消费,兴趣消费以及网络依赖。”哔哩哔哩纪录片出品部资深制片人张博说。

图片摄于广州纪录片节

B站与年轻基因的深度勾连,让B站有了更多“试水”纪录片产业的勇气。

“在B站看纪录片要看两遍,一遍是开着弹幕,一遍是关着弹幕。如果你关掉弹幕,我认为会损失很多快乐。”哔哩哔哩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张圣晏说。

过去,很多纪录片是从表达者的角度出发的,观众看完需要耐心,但B站出品的纪录片更多是从用户角度出发的。

这些纪录片拥有冲击感十足的镜头、过目不忘的剧情,讲述生命中的烟火气息,阐述生活哲学,冲击着社交媒体时代人文感官。“这样年轻观众才会按捺不住心情,发送一条又一条的弹幕,直到把我们的整个屏幕填满。”

2018年,一部在B站横空出世的《人生一串》赚足了存在感。这部首次以烧烤为主题的纪录片,拍出了独树一帜的市井气和烟火气,被网友奉为中国真正的“深夜食堂”。现在,《人生一串》的总播放量已经超过1.5亿,成为B站流量最高的一部纪录片。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我们拍了两季的《人生一串》,主题就是简简单单的烧烤,却让年轻人在屏幕前流下了口水。很多人买了回家的机票,回去吃纪录片里家乡的烧烤。其实没什么大道理,也没有夸张手法,我认为就是直击到了用户的心灵。”张圣晏说。

B站发现,在这一代年轻人中,最流行的内容不是长长的故事,而是密集的体验;不是单向扩散,而是双向互动往来,内容创作者反过来被受众所指引;不是某时代的翻版,而是全新技术手段,传播环境下产生的新事物。

弹幕成了网生派纪录片的标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B站爱上了纪录片,截止2019年底,B站纪录片区的活跃用户已达3000万人以上。

纪录片《无影灯下》第一集中的弹幕 图片来源:B站截图

因为《人生一串》的巨大成功,第二季开始有了“恰饭”的资本。

第一季的《人生一串》只有达喜一家赞助商,几乎处于“裸奔”的状态。而在第二季中,雪佛兰、维他奶、云南白药牙膏、饿了么等赞助商则纷纷加入。

“我们将广告客户、付费用户以及周边产业作为支撑优质内容的稳定三角方阵,四者之间彼此联系,产生深度绑定关系。这样稳定的产业结构,在《人生一串》第二季得到了成功验证。”张博说。

为了保证正片的真实与品质,《人生一串》第二季把商业合作聚焦在创意番外、片头标版、片尾彩蛋、压屏条和小剧场上,贴近正片风格,让用户更容易接受。

在名为“小二哥”的片头小剧场里,因纪录片爆火的西昌烧烤店主小二哥,成了“情意带货人”。只见他拿出一盒维他奶,和烧烤桌上的朋友们一干为快,并开心地说“喝着维他奶,烧烤随便吃”。如此接地气的“带货形式”,既符合《人生一串》的内容风格,又为维他奶创造了新的消费场景。

图片来源:B站截图

除了内容侧的商业化尝试,《人生一串》还开发了手办盲盒和线下体验店。位于上海学院路的《人生一串》线下体验店,是那片区域里最火的一家餐厅,曾创下了单天最长排队时长8小时的记录。

一位哈尔滨的粉丝专门打飞的过来,撸完一口串再飞回哈尔滨。《人生一串》里有一句著名的解说词,“尽管最好的烧烤就在你家楼下,但是我们还是要走得远一点”。就是受这句话的启发,他飞到了遥远的上海来。

未来,B站还会投入加倍的资金深耕纪录片。胡歌献声,记录爱书人故事的《但是还有书籍》、讲述火锅文化的《生活如沸》、讲述国家公园故事的《我们的国家公园》等新片已经陆续在B站播出。

二、优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纪录片

在广州纪录片节上,优酷副总裁、内容中心总经理干超,公开了一张他与张国荣的合影。

干超与张国荣摄自广州纪录片节

合影中的干超还很青涩,张国荣则神采奕奕。这是他过去做记者时,采访张国荣后的一张留影,直至今日,他还对那次采访的情境历历不忘。

为了怀念这位伟大的艺术家,优酷将推出一部关于张国荣的纪录片。

2019年,优酷国产纪录片播放量接近500小时,占比70%以上;原创纪录片播放量近260小时,占比35%以上。在32部豆瓣8分以上的纪录片中,优酷占据了15席,位居新媒体平台第一。优酷与云集将来、国家地理联合出品的《被点亮的星球》第一季,豆瓣评分高达9.5分。

《被点亮的星球》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从《圆桌派》《晓说》,到《一千零一夜》《局部》,优酷的六档文化类节目,也在豆瓣超过了8分,同样居于新媒体平台第一。

“今年4月,马云老师在一次讲话上说,人类有两种食品,一种是吃进去的,一种是看的和听的。如果我们吃进去的是垃圾,我们一定会拉肚子,精神食物也是如此。”

通过推出精品纪录片和文化节目,阿里大文娱希望更多观众可以在海量的网络信息中,接收到优质的“精神食粮”。纪录片,正是一种极佳的形式。

干超认为,无论身处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纪录片人之间都不是竞争关系。他们更像是一场足球赛中的队员,大家要互相传球,共同推动这个行业往前走。

“观众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更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如果有对手的话,我们可能要与电视剧,综艺一起去抢占更多用户的时间,让年轻一代人从纪录片中获得成长的力量。”

图片来源:优酷

同时,优酷在比对大量后台数据后发现,纪录片的观众群体也正在变化。

传统的纪录片的观众以精英男性为主,但2019年以来,女性化、年轻化的态势越发明显。美食纪录片《大地私宴》女性用户比例达到了65%,观察纪录片《他乡的童年》女性用户比例更是高达76%。在优酷全站的人文类节目中,年轻观众占比则高达75%。

围绕“年轻人”与“女性”这两个关键词,干超介绍了优酷在2020年的节目布局。

《谁设计了宇宙?》《大自然的实习生》《从来就很美》《幸福实验室》《食物只是诱饵》《竞技星球》等重磅原创纪录片,都将在2020年与观众见面,高晓松、马未都、蒋勋等20多位文化名人,也将推出个性化新节目。

优酷泛文娱内容中心总监张伟在介绍优酷的纪录片 摄自广州纪录片节

除了播出更多好节目,2020年,优酷人文还将加大资金投入力度,从上游的项目投资、到中游的播出推广、下游的产业开发,全方位扶持国产纪录片的创作生产。

在传统的广告和发行收入之外,优酷还可以打通阿里系生态,以自制合制、联合招商、平台分账、衍生开发等多种方式,提供更丰富的市场变现手段。

在新型纪录片分账模式(B2B2C)中,《古墓派》上线仅3个月,制作方就获得了超过百万元的分账收入。《做客中国》上线时,节目播出界面上线了节目同款“蜂蜜”,观众在观看节目时就可以一键下单购买。

优酷泛文娱内容中心总监张伟,把优酷比作纪录片行业的“小二”。纪录片创作者可以去全身心追逐自己的内容理想,把其他的事情交给优酷。

“我们会努力,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纪录片。”

三、当纪录片遇上综艺

《奇遇人生》第二季的豆瓣评分,为7.7分。

虽然这在国综中,已经算是非常好的成绩,但对比起第一季的8.9分,第二季的评价似乎还是有所下降。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奇遇人生》导演赵琦认为,第二季里有用户产生疑问,是由于他们的创作思路变化了。

“大家对很多东西的向往,和纪录片本身希望探究世界的真实性有一定区别,这让我思考,大家看综艺节目的理由是什么?大家想从这里面获得怎样的憧憬?是有别于日常生活里面没有看到的新鲜东西,还是对以往生活更多的挖掘?这是综艺节目和纪录节目受众不同的要求。”

在他看来,《奇遇人生》与独立纪录片仍具有同样的基因,只是表达的程度、外在形式可能会有区别。

“如果做成综艺是这个方向,做成纪实是那一个方向,我可能不具备做那种节目的机制,因为我终归是做独立纪录片的人,从这个源头走过来的。”赵琦说。

在纪实综艺节目的跨界与创新分论坛上,几位在纪录片与综艺形式上大胆跨界的导演,谈起了他们的突破与思考。

2019年,一档名为《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的纪录片,大胆打破了传统旅行纪录片的形式。节目邀请了演员夏雨、独立音乐人陈粒、世人西川担任嘉宾,以三种完全不同的视角,呈现出三条气质迥异、境遇迥然的日本文化溯源之旅。

演员夏雨在《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担任这档节目制作的,是《十三邀》的制作团队,大伙儿纪录。

《面包》总导演王宇回忆,2015年,他们去提案的时候,经常能碰到一个词,叫“网感”。团队里有多少90后,成了判断一部片子有没有“网感”的标准。

“所谓的网感,我当时总结就是个性的表达,能够充分地把个人个性表达出来,这就可以吸引大家。”想通了这一点后,王宇团队就放开了手脚,尝试了把解说词变成主观解说词,不控制剪辑节奏等方法。

做《十三邀》时,他们尝试了非线性剪辑的方法。为了突出思想的真实,节目在访谈中加入了很多纪实部分,比如和许知远老师的交流,带着许老师去嘉宾地出生地等等。

《十三邀》里 许知远和李诞对谈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即使在思考过程中被人怼,我们也都尽量呈现出来。这种对真问题的真思考,是大家喜欢这个节目的一部分原因吧。

如果说《十三邀》呈现的是真实思考,那么《面包》呈现的是真实认识。

“我们当时很想做一档读书节目,但书提供的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提供的认识世界的角度是最重要的。于是我们想到去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主题,让三个人从三个角度认识同一个事物,看有什么变化、冲突,或者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

观察式纪录片《可以跟你回家吗?》的跨界之路更加艰辛,这是一部废片率高达90%的素人纪实综艺节目。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制片人张已说,这档节目一开始就感觉不太会成功,因为这是一部要进入陌生人的家,走近陌生人真实生活的节目。

一个90后女编导回来告诉她,她昨天在路上被50个人拒绝,她谈恋爱都没有被这么多人拒绝过。被50个人拒绝之后,她身边路过一个男生,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问这个男生说可以去他家里看看吗?结果这个男生一回头,是一位交通警察。

整个的拍摄过程,就是一个信任感的持续度。收到了对方的信任后,节目组会尽力去倾听、尊重每一个人的故事。在一步步深入采访过程中,节目会把人的固有标签撕掉,在家这个小的空间内,展开这个人物的多样性。

在选择故事上,她们还有一个硬性指标,叫做“反转度”。一个人的外在和内在有了至少三个反转,故事才算过关。

节目最终呈现的结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第一期播出后,#可以跟你回家吗?#话题莫名其妙登上了微博综艺榜,节目三个衍生话题累计阅读量超过2千万。平台给他们的反馈结果是,节目点击率很高,对于年轻用户和女性用户的留存帮助很大。

这几档成功的“跨界”,实际上都没有真正地“走远”,他们还是在用传统的纪实手段来进行制作。不同的是,他们不排斥让片子变得有趣的方法,比如明星参与、讲故事、非线性剪辑,甚至是社交实验。

“好看是我们要追求的一个目的,纪实类节目、纪录片,或者综艺,最终的终点是真的可以打动人,观照人的内心。”张已说。

保持好奇心,有勇气向外界跨出一两步,这就是纪实性综艺受人喜爱的原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