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林改,真情激荡红土地

江西林改:从自我革命开始(二)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9月3日

  媒体连线
    8月27日,《新闻会客厅》
  出场人物:江西省林业厅厅长刘礼祖、财政厅副厅长毛祖逊
  今年4月,温家宝总理在江西。
  温总理:2004年林权改革以后,山林的管理发生了什么变化?
  村民:林改以后,山定权、树定根、人定了心!
  温总理:这三句话好!
  
  这一天的节目从江西的一名林业工人李飞亮写的一篇文章开始,题目叫《森工企业的酸甜苦辣》,非常真实地描写了林业工人的心态。他是这样说的:50年代饿饥荒,60年代半文盲,70年代把树扛,80年代造林忙,90年代下了岗,新的世纪回家乡。这的确是一个充满酸甜苦辣的过程。这些年来,江西省的林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革林业系统自己的命:又想、又怕
  江西是我国南方集体林区、重点林业省,国土面积2.5亿亩,其中,林地面积1.59亿亩。2/3国土面积是山地,2/3人口在山区,2/3的县是重点林业县。按说,作为重点林业省的江西,林业在维护生态安全、调整农村经济结构、扩大城乡就业、增加农民收入方面应该发挥其重要作用。然而,在林地权属反反复复的变迁中,林农对山林渐渐失去了拥有感和安全感,加上高额的林业税费负担、管得过死的林木采伐利用政策以及林木林地流转的不顺畅、不规范,致使林农从内心缺乏造林和育林的积极性。
  为了扭转这一局面,从2004年起,江西省全面推行了以明晰产权、减轻税费、放活经营、规范流转为主要内容的林业产权制度改革,这场林权改革在江西被称为革林业系统自己的命。
  刘礼祖:这场改革确实是端了自己的饭碗、革自己的命。林改前,林业部门靠收费罚款过日子,多数林业部门没有划进财政。所以林业部门对这场改革又想、又怕:不改革,林业没有出路,林业发展没有后劲;改革,怕失权失利。
  
  ■林业工人想不通:老大哥咋成了老大难
  主持人:要改革得触及到林业系统中多少人的利益?
  刘礼祖:全省林业系统林改前15.8万人,通过改革,约3.7万人分流,有的找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多数人还是基本满意的。
  李飞亮:我在林业部门干了30多年,付出过也辉煌过,但在这次林权改革当中,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我们,把林子分给老百姓,我们经营权的饭碗就被端掉了。所以,当时我又有3个想不通:第一,几十年一贯制的木材经营一下子变成了乱收费;第二,木材经营放开后,我们国营企业还不如一个木头贩子;第三,过去我们是老大哥,现在变成老大难。但话说回来,我们也觉得改革势在必行。我们也都是来自农村,现在很多工人家属还在农村,通过换位思考,觉得确实应该把本该是林农的利益归还给林农。我们在这次改革中付出很大,但是这次付出和我们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所作出的贡献同样具有历史意义。
  
  ■改革核心:还权、还利于民
  主持人:为什么进行林权改革就一定要有人离开呢?
  刘礼祖:因为改革实际上是利益的调整,过去计划经济的时候,林业部门大包大揽,老百姓没有自主权。1983年也分了山,后来全部收归集体。老百姓讲,山是集体的,树是书记的。老百姓在山上砍木头都不能随便卖,要卖给指定的林业公司一家进山收购,老百姓得到的仅仅是一个砍伐的力资,其他的利润都被中间环节拿走了,所以老百姓没有积极性。这次改革实际上就是把本应该属于老百姓的利益还给老百姓,这是改革的核心。(未完待续)

——记生态中国十大人物刘礼祖

    中国绿色时报4月28日报道 江西是林业大省,全省国土面积2/3是林业用地,2/3的人口在农村,2/3的县是重点林业县。为什么丰富的山地资源不能带来财富?2004年3月,走马上任江西省林业厅长的刘礼祖的内心是如此地不平静。
  为百姓  谋福祉  不怕担风险
  在山区长大的刘礼祖,自幼对山区人民生活的艰辛与贫困有着切身的感受。从大队书记做起,有着多年基层干部的经历,刘礼祖清楚地知道江西林区发展受阻的症结在哪里。
  经过梳理,他总结出江西林业发展滞后,主要原因是森林资源质量不高,很多山上远看绿油油,近看没有几棵成材树。林业经济效益不高,江西的森林资源比浙江多,但林业产值却只有浙江的1/3,林业对经济发展和林农增收的贡献远远没有发挥出来。林业职工和林农的收入不高。林业系统15万名职工,负债达35亿元;林业行政事业单位靠育林基金和罚款维持运转;全省400多个国有林场没有解决社保问题,这些林场远离城市,非常贫困,很多国有林场和林农都是守着山上的林子在过穷日子。
  江西的林业要走出这种窘境,唯一的出路是改革。坚持林权制度改革,才是抓住了发展的牛鼻子。刘礼祖坚定地这样认为。
  改革无疑是困难重重。几十年工作的磕磕碰碰,刘礼祖并不是不知道这改革的风险,稍有不慎,可是会满盘皆输呀。然而,江西林业只有通过林权制度改革,才能释放林地的生产力,让山区人民真正富裕起来。为老百姓谋福祉,刘礼祖愿意豁出去,他立下了背水一战的决心:“改革最终改不下去,我表态,我会主动向省委、省政府交帽子!我刘礼祖誓与改革共存亡!”
  省委、省政府非常欣赏刘礼祖改革的决心和想法,全力支持江西省林业厅搞林权制度改革。经过充分酝酿,2004年9月,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在江西省开展起来。
  展魄力  大运作  老区焕生机
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尽管我们对林改的艰难有着充分的认识,然而林改的难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刘礼祖对记者感叹。
  林改涉及千家万户林农、上亿亩山林,不仅牵涉农民的利益,还有来自林业系统干部职工的压力,然而更大的阻力是来自重点林区的政府和基层组织。
  在某县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调研座谈会上,这个县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全部到会。县委书记首先向刘礼祖诉苦:林改取消各种涉林税费,县里一年减少收入700多万元,这还不算,原来靠林业规费发工资的300多名林业职工没有了收入,以每人每年2万元算,就要600万元,这一进一出就是1300多万元呀!
  “我们县的财政是吃饭的财政,根本就拿不出钱呀!刘厅长,如果你硬要改革,我们很多乡镇就无法运转了,搞不好会动摇基层政权呀!”
  对这位县委书记的抵触情绪,刘礼祖早有所料,胸有成竹的刘礼祖也给县委书记算起了账:县里每年从林农那里收取的700多万元税费,绝大多数没有法律和政策依据,是乱收费。第二,所有减免的税费,省里1分钱也没有要,这些钱全部让给了你们县的老百姓。你作为地方领导,难道不乐意吗?第三,省委、省政府对重点林业县安排了转移支付。你们并没有减少很多收入呀!第四,林改肯定能让环境好起来,对招商引资是个无价之宝,这笔账你算过吗?第五,林改让老百姓富起来,就是做好了民心工程,也就赢得了人心。我们的政权就能得到巩固。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会说林改会动摇基层政权。
  正是凭着这5笔账,很多原先对林改有抵触情绪的重点林业县纷纷改变了态度。一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终于在江西省谨慎有序地开展起来。
  2004年上半年开始在7个重点林业县进行试点,2005年又在全省陆续铺开。“明晰产权、减轻税费、放活经营、规范流转”,按照省委、省政府确定的林改的主要内容,江西的林改不断走向深入。
  3年的时间,江西省基本完成了林权主体改革的任务,把82.6%的集体山、集体林分给了老百姓,大幅度地减税让利给老百姓,全省的山民基本都领到了林权证,林地的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处置权50年不变。这场“林权革命”让江西这片红色的土地迸发出了无限的活力。
  经过3年的改革,江西省基本完成了林权主体改革的任务,把82.6%的集体林分给了农民手中,500多万本林权证发给了林农。“山定了权,树定了根,人定了心”,林地的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处置权50年不变。这场“林权革命”让江西这片红色的土地迸发出了无限的生机。
  过去是林业部门一家管山,现在是千家万户护林。自家拥有的山林有责有利,自然会倍加爱惜悉心养护。许多村社建立了护林协会,由农户轮流值班护林。“把山当田作,把林当菜种”,林农们开始对自家的山地经营格外地精心起来。
  “集体经营”时期,“山是书记的,林是村长的”,这是发生在崇义县铅厂镇铅厂村的一件真事。2002年9月的一天,村里的林子着火了,村干部敲着锣吆喝着让村民去扑火,可上山救火的人寥寥无几。因此,当年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山上着火、百姓观火、干部扑火、领导发火。现在山是自家的,山上起了火,村民打火跑得飞快。
  如今驱车在赣鄱大地,但见青山绿树,千山竞秀,层林尽染,山宅林舍处处洋溢着一派盎然生机。说起林改,林业干部职工们感觉是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经受了风雨的洗礼,林改的成功让他们很是满足和自豪。有了自家山地的“老表”们谈起刘礼祖厅长,崇敬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尽管江西省的这场林林权制度改革比小岗村迟到了26年。但这一大步,终于跨越了重峦叠嶂的旧观念与老政策的障碍,让江西这块红土地显露出积蓄已久的创造力。
  劳筋骨  累心志  本是我所愿
  林改弄不好,会蛰你一身蜂包,甚至粉身碎骨。要做林改的先锋要承担多大的风险啊。现在回想起林改的过程来,刘礼祖仍是百感交集。他说,不仅仅是承担风险,率先搞林改,是摸着石头过河,不亲身经历,不会想到林改有这么艰难。
  “林改这趟水有多深,当时我们并没有完全把握,可这一脚踩进去,就逼着我们往前走了。”先是落实林地主体,这其中的工作千头万绪。要划清一家一户的林地界线就够复杂了,那一张林地登记表上有关林地的17项因子都得搞清楚,每一项都可能是一个新的拦路虎。落实林权主体后,各项配套改革的措施都要紧跟上。没有模式可以借鉴,新问题层出不穷。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坚定的意志给了刘礼祖足够的动力。
  林改工作的几年中,刘礼祖很少有休息日,也没有正常的作息时间表。那些日子,就是回家与夫人孩子吃顿饭都是奢望。平时除了工作,他几乎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只要不出差,周末休息时间定会在办公室里找到他,大家都称刘厅长是个工作“狂”。随着林改的深入,随时都会有新矛盾新问题出现,要解决老百姓提出的问题都是迟缓不得的事啊!夜深人静,刘礼祖怎能安寝,脑子里不断在条分缕析,想着破解林改难题的周全之策,筹划着下一阶段的林改如何推进。
  林业厅的干部“大礼拜”不是下乡就是开会,下班时间早已过去,林业厅会议室的讨论汇报状态正酣。刘礼祖不仅是自己很忙很累,整个林业厅的干部都是连轴转地忙、争先恐后地干。刘礼祖跟记者感叹,林改还改变了林业厅职工的精神风貌。这些年我们可是锻炼了一大批林业干部啊!
  知道刘礼祖的人,都会赞叹他沉稳扎实的工作作风。
  讲话稿一般不要秘书代劳,工作的思路、方法、步骤,刘礼祖都经过深思熟虑,成竹在胸,写起报告来驾轻就熟。一年下来,刘礼祖书写的材料与报告堆起来有厚厚的一大沓。
  省委、省政府的政策方略贯彻下去不能走了样。刘礼祖总是电视电话会开到乡,这样,一个声音能喊到底,各级政府部门也就能真正把工作做到位。电视电话会开多了,每个乡政府与林业站的人没有不认识刘礼祖的。
  基层很多同志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在刘厅长面前可不敢说假话,也不能做表面文章。这是因为刘礼祖是从基层干起来的,加上他又整天在乡下跑,他的“坐骑”跑县乡、下基层,一年竟然跑了6万多公里。跑得多了,对林情与各层次干部的心态他都了如指掌,而且刘厅长从来是功过分明,该表扬的表扬,该批评的批评,毫不含糊。因而大家在刘礼祖面前从来不敢糊弄。刘厅长的严厉林业系统的许多干部职工都是领教过的,但是大家对他心悦诚服。挨“骂”过后成长更快,许多被刘厅长“骂”得多的干部,反而被提拔了。
  奔波操劳是为了让江西“老表”能过上好日子,锐意进取是为了红色的土地能早日崛起,强烈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总在鞭策刘礼祖往前走。

中国绿色时报 2007年9月4日

  媒体连线
    8月27日,《新闻会客厅》
  出场人物:江西省林业厅厅长刘礼祖、财政厅副厅长毛祖逊
  
  2004年9月,江西林权改革率先在武宁等7个县试点,首先改革的就是减轻税费,由此造成的经费缺口由财政通过转移支付解决。
  
  ■减免税费引质疑:咋养人、咋办事?
  刘礼祖:开始搞林改的时候,老百姓一是担心干部不把山分给老百姓,另外就是担心各种收费取消不了。干部担心乱砍滥伐、纠纷多影响稳定,还担心这些税费取消后,财政承受不了。林业部门也担心失权失利。
  主持人:在江西林业系统,到底哪些钱被减掉了、免掉了?给大家念一下2003年税和费的项目:包括市县、乡镇和村委会三级的各种收费项目,有防火基金、能源基金、乡镇提留、副食品价格调节基金、设计费及其他,有三四项写着“其他收入”。这些都要加在木材收入当中,当时为什么要收这么多的费用?
  刘礼祖:当时的收费是历史形成的,过去收费也不规范,特别是山区,靠山吃山。乡村维持运转,包括一些公益事业,都是靠山上收费来维持。所以,过去收费也没有行政许可,收了就收了。现在,《行政许可法》出台以后,收费按照中央政策科学发展观,种田的老百姓没有什么负担,还有补贴,但是种山的老百姓却还有这么多负担,过去可以靠山吃山,现在对这些费用就有意见了。
  主持人:过去这些费用能占整个收入的百分之多少?
  刘礼祖:高的大概有63%。
  主持人:像这里面列出的三十几项税费现在全部免掉了吗?
  刘礼祖:现在还剩下育林基金,把基价调到了360元,实际上减了一半。现在,征收的税费大概占总收入的11%,最多不超过12%。
  主持人:百分之几十的费用都减下来以后,哪些部门的压力增加了?
  刘礼祖:一方面是县、乡、村。过去,有的重点林区村一年能收三四十万元,有的乡能收100多万元,甚至200万元,县里面也有几百万元,现在不能收了,县、乡、村尤其是一些重点林业县日子就很难过。另一方面是林业部门。林业部门过去收费除了养人以外,工作经费包括办事业也都是靠收费,现在,林业部门全部进了财政,收费要有许可。所以,这两个方面受的影响比较大。
  
  ■武宁县:减免税费第一年 收入减少一千万
  武宁县林业局长张卫红:武宁县就是林业重点县,在第一年减免税费之后,收入比上一年减少1000万元。其中,有700万元是林业公司的,过去,它一家进山收购,赚取老百姓的差价,放活经营以后,林业公司就开始面临企业改制问题。另一块是育林基金被减掉300万元,以前行政事业人员是靠吃育林基金的,改革后,行政事业人员全部纳入财政预算。眼看由强势部门变成弱势部门,心理也很矛盾,也有很大压力,可是不改革林业就没有出路。
  主持人:您当时坚持的减免各种税费,基层的同志有各种各样的反映、意见,那时候需要寻求来自上层的支持吗?
  刘礼祖:我们为什么对这个改革有信心,是因为省委、省政府领导对改革非常重视、非常支持。当时,我们向省政府领导汇报说,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开个小口子,允许基层收点费,解决基层日子过不去的问题;第二条是财政埋单,虽然基层财政和省财政也比较困难。(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