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森林警察,最难克服的是孤独

我是森林警察,最难克服的是孤独

图片 1

——记全国爱民模范、池州市森林公安局殷会森林派出所所长许家兴

  中国绿色时报1月15日报道(记者 
龙琳)
 个头不高、身材中等,一副平头、一身合体警服,浑身透着一股干练劲儿。这是被群众称为“林所长”的许家兴给人的第一印象。
  许家兴是安徽省池州市森林公安局殷会森林派出所所长,是全国森林公安系统优秀人民警察、全国爱民模范。
  面对乱砍滥伐等破坏森林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他勇往直前,执法如山,从不徇私枉法,坚毅如铁石一般,被木材贩子称为“黑脸包公”。
  面对家境贫寒、生活困难的群众,他温情有加,尽伸援助之手,竭力帮扶,被辖区群众称赞“比儿子还要亲”。
  入警20多年来,他一直战斗在基层森林公安的岗位上,将一个“三无”森林派出所打造成公安部命名的一级公安派出所,先后两次被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荣记集体二等功。
  为捍卫青山绿林,他起早贪黑、忘我工作
  ——“没想到他这个森林警察这么忙”
  1992年,二十出头的许家兴从林校毕业,走上了基层森林公安的岗位。
  基层森林派出所工作地点主要在山区,环境复杂、条件艰苦、任务繁重。许家兴刚工作时,辖区部分群众法律意识淡薄,乱砍滥伐、乱捕滥猎现象常有发生。许家兴和同事们加班加点,向群众宣传森林法,教育群众凭证采伐,并加强林区昼夜巡逻。
  有一次,许家兴在与林业站的同志一同赶往治安巡逻点时,老旧的三轮摩托车突然刹车失灵,连人带车翻下了大山,头上、手上、胳膊上鲜血直流。拒绝了领导将他接到城里检查治疗的好意,许家兴只在村医家进行了简单包扎,“这是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林区治安需要我,我不能离开这里。”
  2000年7月,许家兴调任新成立的牌楼森林派出所副所长。辖区内林地面积50多万亩,东西长七八十公里,治安混乱,各类林业案件接连发生,森林派出所却只有连同许家兴在内的3个人,工作繁重程度可想而知。
  许家兴没有抱怨,他带领两名“新兵”吃住在所里,调查办案、宣讲法律政策、防火扑火、救护野生动物,都冲在最前面。他戏言,自己是“守山头、护野兽”的警察。
  由于交通不便和事务繁忙,回家与家人团聚几乎成了一种奢望。2001年年关的一天,许家兴刚回到家抱起不满3岁的女儿,就接到辖区山场失火的报告。他即刻准备出门,却听到女儿说:“爸爸,你今天晚上可在我家睡觉啊。”许家兴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在女儿的哭声中奔向工作岗位。
  “舍小家为大家,因为我是人民警察,我的岗位需要我。”许家兴用行动诠释着森林卫士的职责与使命。
  2010年,牌楼森林派出所迁到殷汇镇,更名为殷汇森林派出所。2011年10月,辖区发生团伙盗伐林木案,正在发烧的许家兴顾不上休息,立即带领民警奔赴多个现场勘查取证。大家劝他回家休息,他不同意,“所里都是刚刚工作不久的新同志,办案经验不足,这个案件正好是他们锻炼的机会,我必须将办理这类案件的经验教给他们,让他们办铁案。”案子办了半个月,许家兴也病了半个月,人瘦了10斤。回到家里,妻子心疼地劝他:“你是所长,不要什么事都亲自干。”许家兴说:“我不能因为是所长就搞特殊化。”
  “我知道警察忙,没想到他这个森林警察这么忙。”妻子周君萍说,“嫁给他,我不后悔。”
  为秉公执法,他铁面无私、取信于民
  ——“你办事公道,我们都相信你”
  “忙点,累点,我都不怕,就怕处理案件时有人来说情,群众不理解、不支持。”许家兴说。
  基层森林派出所直接与群众打交道,查处的每件案子几乎都有人来求情,其中不乏当地领导。对此,许家兴始终坚持秉公执法,不被人情、金钱所诱惑。
  一次,殷汇镇汇丰村一名与许家兴有过多次工作接触的干部来找他,希望他对这名干部的表哥盗伐林木一事从轻处理。可没容他把话说完,许家兴就一口回绝:“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曾有人劝许家兴“不要那么认真”,他却反驳道:“不认真,今天开了一个小口子,明天就可能酿成大祸,守不住这片青山,我们就是渎职。”也因如此,许家兴被一些木材贩子称为“黑脸包公”。
  在对违法犯罪分子铁面无私的同时,许家兴也很注重宣传林业方针政策,使他们心服口服。2000年12月的一天,许家兴截获了一辆有违法嫌疑的木材车,货主因无证砍伐被治安拘留。许家兴主动和货主谈心,向他宣传林业法律法规和保护森林资源的重要性,并告诉货主今后有了困难可以来找他。然而,货主的家属和一些不法分子却接二连三打电话到派出所进行威胁恐吓。面对恐吓,许家兴一笑了之,“怕他们,就玷污了这身警服。”令人欣慰的是,货主从拘留所出来就直奔派出所,拉着许家兴的手连声道谢。
  许家兴的秉公执法,赢得了群众的理解和拥护,甚至有些不属于森林公安管辖的事,群众也要找他。有一次,许家兴接到一起林权纠纷的报案电话,按照管辖范围应由当地政府裁决,可报案者语气坚定地说:“许所长,我们都愿意找你调解,因为你办事公道,我们都相信你!”
  “有了辖区群众的这句话,我受多少苦、多少累,都值了!”许家兴感慨道。
  2007年以来,许家兴主办各类破坏森林和野生动物案件240起,处理各类违法犯罪人员300余人次,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50多万元。
  为帮助贫困家庭和群众,他慷慨解囊、尽力帮扶
  ——“他比亲儿子还要亲”
  对违法犯罪分子,许家兴铁面无私,执法如山;但对于身陷困难的家庭和群众,他却满腔热忱,竭尽所能。
  2011年底,殷汇森林派出所受理了一起滥伐林木的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婆婆,因为无钱看病,请人将家中一片树木砍伐。许家兴现场调查时发现,除了一大间四面漏风、屋顶漏光的住房外,老婆婆家一无所有。原来,老人的两个儿子常年在外,家里全靠70多岁的老伴给人磨剪刀为生。回到所里,许家兴召集民警商议,决定对老人的违法行为和困难生活分开处理,将老人作为派出所的帮扶对象,通过募捐为老人修缮房屋,并为老人捐款捐衣。如今,每到重要节日,许家兴都去看望二老,老人的邻居说:“这个森林公安,比亲儿子还亲。”
  在许家兴帮扶过的群众中,有5个是半失学状态的儿童。2003年,殷汇镇读山村一名村民因非法猎捕野生动物被拘留,他的小女儿也因此辍学。许家兴得知后,带头捐款承担小女孩学习期间的一切费用,双休日还将孩子接到派出所进行辅导。嫌疑人被判缓刑以后,许家兴又自掏腰包帮助他发展苗木生产。如今,这名村民搬进新居,过上了红火的日子。
  从警23年来,家庭并不富裕的许家兴不知捐出了多少钱,帮扶过多少家庭。“我生在、长在农村,深知贫困家庭的不易,帮助一下就可能使他们摆脱困难。”许家兴说。
  为打造一流派出所,他钻研苦干、勇于创新
  ——“再难的事,他都能干好”
  担任所长10多年来,许家兴在打击破坏森林资源违法犯罪行为、维护林区秩序的同时,不忘狠抓基础建设、科技强警。他用短短10年时间,将一个无办公用房、无办公设备、无办公经费的“三无”森林派出所打造成公安部命名的一级公安派出所。如今,殷汇森林派出所不仅有3层办公楼房、2辆执法警车,还有了自己的食堂、娱乐室、会议室、健身房、小菜园,所内环境优美、绿树成荫,训练场、篮球场、停车场一应俱全。
  肯动脑筋、勇于创新是许家兴身上的重要闪光点。2007年,他在全省率先推出了“所长接待日”,耐心解答每一个来访群众的问题,与他们商量最佳的解决办法。通过所长接待日的平台,所里破获了近百起案件,解决了200多起林区纠纷,消除了大批林区治安隐患,赢得了群众广泛赞誉。
  为顺应时代潮流、提高工作效率,2005年,许家兴在全市系统内率先使用了笔录系统,大大节约办案时间,并自主设计了电子文档办理林业行政、刑事案件;2010年,在全国森林公安系统内率先研发使用了森林公安派出所自动化办公软件,将派出所90%的业务纳入系统实现信息资源共享。2012年,许家兴开始了全省首个林业行政案件办案系统的研发工作,目前已在部分县(区)试用,并与省森林公安局警综平台对接成功。
  “他是个肯干、会干的人,再难的事他都能干好。”贵池区林业局的领导这样评价许家兴。

图片 2

凌晨一点半,疲惫的王玮在行驶的车辆上睡着了。

京铁路公安处最北端派出所 铁警每天步行30公里山路巡逻——

图片 3

揭秘“北极派出所”的坚守巡线

上山巡查是民警每天的必修课。

海拔1000多米,零下30℃,8位民警,55公里铁路安保。

图片 4

一列运载货物的列车呼啸而过,隧道内强大的气流裹挟着杂尘和轰鸣声,瞬间下降的气温让人感到刺骨的寒冷。

大青山造林站这条名叫“老胡”的狗已经和民警们很熟了。

河北省尚义县小蒜沟站派出所,北京铁路公安处最北端的派出所,8位民警平均年龄超过40岁,负责55公里铁路沿线的安保工作,线路多处山间,地形复杂,涵洞、桥梁、隧道密布,巡线民警一天下来通常要走30多公里山路。

图片 5

小蒜沟站派出所所长左晓栋说:“面对艰苦自然环境,最重要的还是坚守。”

出发,去巡逻。

图片 6民警在下纳岭大桥上巡查

图片 7

守护55公里铁路

穿上防刺背心。

作为四等车站的小蒜沟站,只开通货运并没有客运业务,客车只是“路过”。派出所地处群山间,涵洞、桥梁、隧道纵横密布,管内线路全线封闭。这55公里铁路的巡线,是小蒜沟站派出所民警最主要的工作之一。由于山间地形复杂,很多地方车辆无法通行,巡线只能徒步,一天下来民警要走30多公里的山路。

图片 8

北京青年报记者跟随巡线民警的脚步来到下纳岭大桥铁路段,桥梁高30多米,线路沿线两侧虽有护网,但距离铁轨也就一米多,护网外是山沟,火车以八九十公里的时速驶来时,巡线的民警要及时侧身避让。

与武警森林消防部队交流工作。

下纳岭大桥海拔1000多米,长度近4公里,桥板之间都是缝隙,单巡查这座大桥民警就要花费近一天的时间。巡查群山间的护网时,民警们需要爬上山坡仔细查看,寒冷干燥的空气中,唯一能听见的声音,就是爬山时张嘴呼吸的喘息声。

在警车上结束了过去的一天,又在警车上开始新的一天。这就是兰州森林公安局安宁派出所民警的生活。这个派出所担负着安宁北山东起九州台造林站、西至安宁沙井驿8690公顷的林地。

小蒜沟派出所管内55公里线路多处山间,地形复杂,桥梁多达十多处,隧道、涵洞密布。汽车无法通行,只能停在山脚下,巡线民警每天巡查的线路直线距离5公里,但实际上要走30多公里山路。

年关将至,正值冬季森林火险的高发时段,又是治安防控的重要节点,森林警察们夜以继日地守护着辖区的安全。

图片 9左晓栋带队排查铁路周边隐患

1月16日晚,该所所长乔进平和民警杨道生、王玮巡逻至仁寿山山顶时,发现正欲掉头逃窜的可疑车辆。民警将车辆截停后,从车上查获一把砍刀。经查,驾驶员为吸毒人员。

雪后半月难回家

白天巡防,夜里巡逻,高强度的工作让所里仅有的5名民警“连轴转”,而这带给民警的除了体力上的透支,常让他们愧疚着面对家人。

算上所长左晓栋,小蒜沟派出所一共有8位民警,年纪最大的58岁,最小的也有40岁。这8名民警的家都在张家口市里,距离派出所有八九十公里,民警们上班无法当天往返,只能四个人一班,每三天一班轮换。

记者第一次在派出所见到所长乔进平时,他刚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女儿问他今天能不能回家,乔进平内疚地说:“尽量吧!”电话那端,女儿不满而又无奈地挂掉了电话。乔进平对记者说,大家已经两周没回家了。

42岁的民警莘彦博在所里负责内勤,他至今还记得,2011年5月18日,从呼和浩特铁路公安局集宁铁路公安处接管小蒜沟站派出所时的场景。“那时就几张光板床,被子褥子都没有,大伙儿都是头一回来,不清楚山上的温度,衣服穿少了,到了晚上都被冻醒。”

作为派出所唯一的一名女性、被同事们称为“女汉子”的王玮,同样有着偶尔正常时间下班回家,都会让自己和家人很不适应的经历……但是,他们总是会自豪地说:“我骄傲,因为我是森林警察。”

58岁的刘京平是全所年纪最大的民警,还有2年便可退休。自1998年起,他在张家口铁路沿线的派出所驻站,5年前借调到此。刘京平个头很高,说起话来精神头也足,但其实他患有甲亢,每天需要按时吃药。

森林警察并不被市民所熟悉,但他们却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成员,他们默默地守护着周边林地的安全。日前,记者走近这些可爱的森林警察,用手中的相机,写下了他们的工作日记。

在民警看来,今年冬天并不算寒冷。接管该所6年多以来,有一年的冬天连续下雪,晚上的气温接近零下30℃,大雪封山后道路不通,值班民警半个月未能下山。寒冷的天气还经常让汽车熄火,去年冬天,派出所的警车在院子里停放一整夜后,第二天起来经常打不着火,需要靠人力助推。

半山腰的一家小菜铺,供应着派出所的日常食材,下雪封山时菜铺里没有新鲜蔬菜,食堂炒菜阿姨只能用咸菜给民警们就馒头吃。

所长左晓栋打趣道,“后来大家有了经验,平时就从家里带方便面到所里,以备不时之需。”

最难克服的是孤独

左晓栋一年前来到这里担任所长,自1997年参加工作至今,这里是他工作以来最偏远的一个地方,这也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唯一享有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的派出所。

作为线路派出所,小蒜沟派出所没有客运业务,民警很少与人打交道,最重要的任务是检查线路,发现未知的危险情况,守护铁路安全。

今年7月份的一天,凌晨两点多,小蒜沟派出所接到报警称,铁路的护网旁边躺着一个人。民警连夜赶至现场了解到,出现在铁路边的男子是一名外地务工人员,因囊中羞涩,想沿着铁路回家,走累了就趴一会儿。民警与当地派出所联系核实后,将男子送到救护管理站,并帮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

恶劣天气下,左晓栋巡线时也遇上过危险,2016年底大雪还未完全融化,他照常和两名同事开车去山间巡线。返回的路上,车辆发生侧滑,其中一个车轱辘伸出去三分之一,幸亏后来无事。现在想来,左晓栋还有些后怕。

相比于恶劣的自然环境,在左晓栋看来,最难熬的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性工作,“远离城市,最难克服的是孤独。”第一次值班交接完回家,他开车往张家口市里走,道路两旁没有路灯,以致开错了路。“脱离了原有的圈子,在安静的山间工作,回家的途中看到城市的灯光,会觉得恍如两个世界。”左晓栋说,最近几年小蒜沟派出所保持着零发案率,这正是8名民警长年累月守护铁路安全的成果。

文/本报记者 张香梅

供图/北京铁路公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