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管理怎样跟上,广西白银州巩固生态文明建设探求天蓝发展之路走笔

正式管理怎样跟上,广西白银州巩固生态文明建设探求天蓝发展之路走笔

近年来,塑料购物袋的泛滥使用,对甘肃省甘南州人居环境、生态环境造成的污染越来越明显,草原、田地、水源、人居之处‘五颜六色’,与甘南正在推进的‘生态甘南、旅游甘南’建设极不适应。而且,污染还造成牲畜死亡。为了生态保护,今年5月10日,甘南州政府下发《关于在全州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通告》,规定从2013年6月1日起,在全州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所有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一律停止生产经营塑料购物袋;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商品零售场所、宾馆、饭店及其他商业销售、服务场所,一律不得再提供塑料购物袋。凡发现生产、销售、给消费者提供塑料袋者,全州各级工商部门将依法进行处理。

作为黄河、长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养区、补给区和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生态绿是多彩甘南的主色调。

抓源头治理 强监管力度(政策解读·限塑十年

甘南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是国家重要的高原生态安全屏障,黄河、长江上游重要水源补给生态功能区和水源涵养区,保护好甘南的生态环境,构筑起甘南高原生态安全屏障,是党中央和省委赋予甘南的重大政治任务和历史使命。早在2002年,甘南州玛曲县便已经率先试行禁止使用和销售塑料袋、塑料薄膜、塑料餐饮具等一次性塑料制品,严控“白色污染”,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今年,甘南州政府决定在全州范围内“禁塑”。

近年来,甘肃甘南州以“生态人居、生态环境、生态经济”为核心,努力将生态元素融入社会建设、把生态理念贯穿跨越发展,通过“绿色生态保护战”,使多彩甘南“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消费者环保意识有待增强,防治塑料垃圾污染政策正制定

“禁塑”以后,部分经营者从周边城市购进塑料袋,隐藏销售或者免费提供给消费者,对查禁工作带来不少阻力。同时,由于监管范围点多面广,工商部门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长期不间断巡查,造成经费与人员的持续紧张。为解决这些问题,合作市等市县政府财政拨款印制了反复使用的环保购物袋,免费发放给经营户、消费者。工商部门执法人员克服困难,加大市场巡查力度,收缴与处罚并举,最大限度减少使用率。
截至9月中旬,全州工商部门与市场经营者签订《不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承诺书》3257份,检查各类经营门店7483户次,收缴塑料购物袋10万个,对食品批发户、蔬菜市场发放环保购物袋两万多个,发放不同规格的塑料袋替代产品纸袋3万多个。对25户违规使用塑料袋的个体户进行了查处,罚款2.5万元。经过几个月的坚守,目前,“禁塑”行动已得到全州市民、经营户、社会各界的理解和支持。

清新亮丽的多彩甘南

本报记者 祝大伟 刘佳华 励 漪

下一步,甘南州将组织工商、环保等相关部门研究解决环保购物袋生产销售问题,推出政策支持州内生产环保购物袋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从优惠政策、资金、技术等方面给予扶持,降低成本,扩大生产销售量,方便群众生活。同时,甘南州将进一步发挥环保、国土、林业、旅游等部门的职能作用,坚决防止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实现发展,通过政府、企业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深入实施“生态甘南”建设,共同建设美丽新甘南。

青山绿水、蓝天白云,是草原永恒的美景,而特色浓郁的建筑和鳞次栉比的村庄则是草原上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近日,国家发改委有关部门表示,正研究制定防治塑料垃圾污染政策文件,限制一批、替代一批、规范一批,对不同生产、生活、消费等情形中使用的塑料制品,分领域分品类提出措施,并收到近千条公众意见建议。

走进临潭县羊永乡李岗村,净亮的天空下树影横斜,远处的田野里麦浪滚滚。

限制塑料制品,尤其是生活中最常用到的塑料袋,如何推广替代品?消费时如何减少塑料袋使用?规范管理怎样进一步跟上?记者进行了调查。

一座座白墙乌瓦的徽派建筑鳞次栉比,路面硬化的村道宽敞而平整,孩童们追逐嬉戏,老人们或含饴弄孙或晒太阳聊天,一幅悠然自得的乡村景致。

可降解塑料难进集贸市场,小作坊暗地里生产不合格制品

“村里以前可不是这样!”村民们争先恐后告诉记者。

图片 1北京市西城区某菜市场内,一名市民使用免费塑料袋买菜。
冷昊阳 摄

今年70岁的村民王启福说,以前村里“污水乱泼、垃圾乱倒、粪土乱堆、杂草乱跺、畜禽乱跑”,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通行条件很差。

治理源头,降低可降解塑料成本

去年,李岗村开始实施生态文明村改造,进行了道路硬化,河道治理,配备了垃圾箱,并建立了垃圾回收填埋点,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同时,对荒坡、河道、二级路、通村公路沿线和村民房前屋后公共地段进行了绿化。

2015年,吉林率先禁塑:禁止生产和销售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和塑料餐具。禁塑之后,用什么替代?

如今,硬化村道连通村户,道路两侧墙面粉刷一新,房前屋后物品堆放整齐,花草树木绿意盎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在这里,记者体会到诗一般的田园意境。

在长春开发区良辰工业园区,记者最近来到必可成生物材料公司厂房,工人正忙着安装调试吹膜机、制袋机等。“禁塑令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公司销售总监高巍说。

村容村貌大改变,村民的精神面貌也有了大变化。维护和长期整治村社卫生,已经成了李岗村村民的自觉行动。

吉林对可降解塑料制品制定了具体标准。针对本地标准,公司的生产技术越来越成熟,产品质量逐步提高,生产的薄膜袋、一次性餐盒等产品在堆肥环境下,18个月可全部降解。

村民张丫头介绍说,为了保持村里的环境,除了由村民对各自房前屋后进行“三包”外,村委会还将村庄分成上下两片,村民们分组包片,每周五集中开展环境卫生大扫除。

吉林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在禁塑令等政策吸引下,吉林可降解塑料制品产业集群、集聚初步形成。目前,全省具备生产条件并在省发改委报备生产能力信息的企业有35户,可降解塑料制品生产能力达6万吨。可降解产品市场价格明显下降,由2015年初的3万元/吨,降到目前的2.2万—2.5万元/吨。

“新修了房子,孩子们出去打工了,我们致富的劲头更足了!”村民王瑞鸿在自己的新家里感叹。

高巍说:“市场虽大,但塑料袋用量较高的主要是集贸市场,可降解塑料袋成本相对高,难以进入。在这些地方,传统PE塑料袋依然很多,还出现假冒可降解塑料袋的现象。”

走进羚城合作市,“绿色长廊”逶迤而来。柏油路干净宽广,香巴拉广场歌舞翩跹。格河排洪沟通过环境卫生综合整治,已然成了亮丽的景观河道。

目前,源头治理存在难点。“吉林不可降解塑料袋主要来源是外埠,每天大量产品进入我省。由于缺少罚没相关法律法规依据,堵住域外不可降解产品流入是一大难题。”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

“环境卫生整治把堆积多年的河道垃圾清理了,我们再也不受苍蝇、老鼠的困扰了。”合作市团结新村市民陈学红高兴地说。

广西南宁工商部门市场规范管理科有关负责人说,限塑令虽然规定禁止生产、销售、使用超薄塑料袋,但缺少从源头上减少和遏制塑料袋生产的具体措施,部分小作坊投机钻营,暗地里继续生产,集贸市场销售不合格塑料袋的流动小商贩仍频繁活动,“建议加快低成本替代品的研制”。

无论是在草原、景区还是在城乡街区、农牧村,记者所到之处,听到的都是众口一词对环境卫生整治的拥护和赞扬,参与环境卫生整治成为当地干部群众的自觉行为。

吉林将加快推动中粮生物等上游原料项目建设进度,届时可降解制品生产成本可进一步降低。高巍说:“希望通过法律规范市场,让可降解塑料生产有更广阔市场,这是我们企业坚持的信心所在。”

“环境是一面镜子,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文明程度、管理水平最直观的反映。”甘南州委书记俞成辉说,甘南州把城乡和农牧村环境卫生整治,作为建设生态甘南的有效载体和工作的落脚点,多措并举,形成了“齐抓共管、全民参与”的环境卫生整治格局。

老年人多自带布袋,年轻人购物较随性

青青草原拒绝“白色污染”

改变习惯,在全社会增强环保意识

“我的家乡以前很美,但是现在沙化比较严重,我不想玛曲草原变成那样……”玛曲县市政监察大队副队长旦增隆日说。

调查中发现,消费者对塑料袋等塑料制品的消费态度差异较大。“限塑有利于环保,我很支持。去超市带个布袋子,或者以前用过的塑料袋,不是什么麻烦事。去市场买菜,我也会准备袋子。”在南宁华润万家超市东葛店,一名老年顾客说。

旦增隆日是草原“禁塑”的先行者和见证者。

超市客服副总经理张顶新说:“老年人购物、家庭式购物都有明确目的,也都知道塑料袋要收费,因此会自带布袋、背包或以前的塑料袋重复使用。年轻人往往是闲逛超市,买的东西没法装,为了方便携带才购买塑料袋。”

“塑料袋对草原的危害不止是对环境的破坏,还会毒害牛羊。”旦增隆日说,因为塑料袋是碱性的,有咸味,牛羊误食事件屡有发生,甚至会导致牛羊死亡。2002年玛曲县开始试行禁止使用和销售塑料袋、塑料薄膜、塑料餐饮具等一次性塑料制品,严控“白色污染”,旦增隆日和同事们成了首批玛曲草原的“禁塑卫士”。

在超市收银台,也有布袋出售,原价5.9元,现在打折3.9元,但卖得不多。问其原因,张顶新说,一是价格比塑料袋高,二是一些年轻人觉得“拿着不漂亮”。

当时,因为个人对“白色污染”的认识不同,旦增隆日他们工作开展难度很大。

在集贸市场,顾客随意取用塑料袋的现象更突出。在南宁某农贸市场,一位正在买菜的顾客说:“我买菜都会要袋子,提回家后,薄的一般都扔掉,有时也当垃圾袋用。我也能看出有的袋子明显不合格,关键是也没有更方便又便宜的替代品。”

“处罚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旦增隆日说,他和同事们从源头切入,挨家挨户给商户做宣传,进行说服教育,对仍在使用的塑料袋进行没收,对于说服教育无效的商户,依据《玛曲县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办法》进行处罚。

南宁一家糕点店里,塑料袋上印着“建议零售价0.15元/个”,但在顾客买糕点时,塑料袋免费取用。谈及对塑料垃圾污染的认识和建议,几位正在付款的年轻人说:“有的塑料袋不能降解,造成白色污染。”“塑料袋方便,但要限制不合格塑料袋的生产和使用。”

在广泛宣传“白色污染”危害和试点的基础上,2013年5月,甘南州政府下发通告,在全州范围内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袋。

长春欧亚春城超市副总经理李建鑫认为,顾客的消费习惯需要“强制”改变,在免费提供塑料袋的集贸市场,市民自然会随性购物。

随着“禁塑令”的实施,商户和市民已经摸索出了塑料袋的替代品——蔬菜水果用网兜装,面条用特制牛皮纸袋,其他商品用环保袋……

长春工商部门市场处处长张庆文说:“老百姓环保意识不够、没有形成社会共识等原因,也给禁塑监管带来了困难。”吉林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将保持禁塑宣传强度广度,培养公民环境意识,推动全社会形成绿色消费自觉。

如今,无论走进甘南的大型商场超市,还是在小卖部或者是菜市场里的小摊上,都鲜见塑料袋的影子。

执法成本高而处罚力度低,取证定责难度大

据承担“禁塑”工作的工商部门统计,截至今年6月,甘南州工商部门在全州城乡街道、市场、超市、车站、店铺集中区、群众居住区醒目位置张贴《通告》1.2万份,与市场经营者签订《不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承诺书》8358份,检查各类经营门店3万余户次,收缴塑料购物袋3933公斤,查处违规销售塑料购物袋案件92起,罚款7.3万元,发放环保购物袋5万个,发放塑料袋替代品16万个。

加强监管,建议出台政策法规明确责任

“保护生态环境,人人有责。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草原永远水草丰茂!”旦增隆日动情地说。

10年前的限塑令要求,有关部门要建立塑料购物袋生产企业产品质量监督机制,加强对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监督检查。

构建高效生态产业体系

2008年以来,上海市质检部门对本市生产企业开展限塑专项执法检查,查处相关案件9件,罚没款金额5.4万元;开展塑料购物袋产品监督抽查,共抽查293批次,平均抽样合格率73.7%。去年塑料购物袋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30批次中8批次不合格。

发展生态经济,构建高效的生态产业体系,已成为甘南州转型升级、跨越发展的新出路。

去年,长春市工商部门检查各类市场主体5.4万多户,行政约谈200余次,对230多个不合格批次立案处罚,收缴罚没款3.5万元;南宁市工商部门开展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购物袋专项整治工作,责令经营户整改132户次,收缴不合格塑料袋3万多个。

“村民们都希望继续扩大种殖规模,增加种植中药材的种类。”舟曲县峰迭乡狼岔村党支部书记董豆次告诉记者,为此,狼岔村以群众增收为目的,不断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培育优质树苗和经济类作物,已建成730亩核桃林、50亩脱毒马铃薯种植基地和以红芪、板蓝根、大黄为主的411亩中药材种植基地。

在监管中,各地发现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首先,执法成本较高,处罚力度偏低。吉林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本地禁塑令对个人处罚的最高额度为200元,而抽检费用为每批次600元,处罚力度远低于违法收益及工商部门的执法成本,不足以震慑违规行为。

走进甘南合作生态产业园区,甘肃华羚酪蛋白股份有限公司的年产万吨干酪素搬迁技术改造及牦牛乳酪蛋白营养粉加工项目正在紧张施工中。

“明知不合格的塑料袋,但也必须进行法定检测出具报告才能构成证据认定责任。检测一次袋子拉力、厚度的成本就要300多元,而在卖塑料袋的批发摊上,一个袋子才几分钱,一种规格的袋子总共也就价值几十块钱。收缴不合格塑料袋后,运输、销毁也需要成本。”南宁市工商部门市场规范管理科有关负责人深有同感。

甘南州委副书记、州长赵凌云介绍说,这个项目建成投产后,可年产1.3万吨干酪素系列产品,带动牧户15万户,推进当地畜牧养殖业及社会经济发展,并从根本上实现工业污染物综合治理、节能减排、废水回用、零排放、资源综合利用的循环经济可持续发展目标。

其次,取证存在难度,特别是在集贸市场摊位监管中较明显。例如,限塑令规定商品零售场所不得向消费者无偿或变相无偿提供塑料袋,“但对于以口头交易方式为主的市场摊主,较难取证以证明摊主未收塑料袋费用。”

“不能让任何一个带污染的企业走进甘南草原,要努力为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俞成辉说,保护生态环境,不仅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更是形势所迫、使命所系。要自觉服从和服务于国家对甘南的定位,始终坚持“保护、发展、稳定”并重的原则实施生态文明建设,是甘南的必走之路。

又如,以出租摊位形式经营的集贸市场违反限塑令的,应承担相应责任。“在实际操作中,我们难以认定集贸市场经营方的责任,不合格的塑料袋不是集贸市场生产的,也没有直接参与销售。更多时候是要求市场协助我们,督促摆摊商贩执行限塑令。”南宁市工商部门市场规范管理科有关负责人建议:理顺监管关系,完善配套法规,加大监管力度,清除限塑死角。

据介绍,甘南州正在高起点推进生态文化、生态环境、生态经济、生态人居、生态制度的“五大体系”建设,引领甘南由“环境换取增长”向“环境优化增长”的战略转型,努力把甘南打造成生态经济发达、生态环境良好、生态文化繁荣、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文明示范州。而建设生态文明的成效也逐步显现:截至今年6月底,全州累计接待国内外游客281.8万人次,同比增长25.73%,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2.2345亿元,同比增长26.7%。

吉林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建议国家适时出台全国性政策或法规,进一步坚定地方工作信心。

“无垠高原草青青,千年牧场绽新颜”。这就是甘南草原的生态理想,更是一条引领雪域高原转型跨越的绿色发展之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